中国最大的同城夫妻交友网,信息真实可靠。       会员登录
你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公告 >>

我被姐夫拖上床 我为他做了那种事

发表时间:04-20 10:30    浏览:

迷乱,铸成永远的错

16岁那年的一天,寒忽然抓紧我的手:“玉莲,玉莲……你像极了丁香。那次不经意地撞见,你飘香的长发、白净的皮肤、窈窕的身体总在我的眼前飘啊飘……一年了,我努力过。

我无法忘怀。玉莲,明知不可以,我却爱上了你……”

仿若一个不小心打碎了水罐、水溅了一身的小孩,有一点儿懵懂,有一点迷乱,有一点不知所措,身不由己……像梦魇,腾云跨风,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
寒走了。我的眼泪就像漏水的笼头,顺着眼角流向耳边。我的手指一次一次去划那些泪,却怎样也不停。哦,我一向敬畏的姐夫,有着面子任务的姐夫占有了我!

想起那个惹祸的时辰:一年前,乡村,天色已暗。月亮才爬下去。黄黄的,柔柔的,缎子般。我在小院里沐浴。乡村,在小院里沐浴早已是习气,可不知为什么,心却有丝丝的慌张。

匆匆穿上衣服,梳理湿湿的长发。低头看见寒。

“姐夫!”我礼貌地招呼。寒是我大姐丁香的丈夫。丁香大我七八岁,早已成家,并有一个心爱的女儿。寒对我爸妈特孝敬,他们夫妻对这个家付出的很多,爸妈也很偏爱他们。我是他们心疼的小妹。 

寒有些窘。可青春年少的我不曾多想,飘进了房间……

玉莲,一个俊秀的男子,一个瞳眸隐隐含忧的男子。我力排众议时,她甚至会叱骂阿彬能干……日子一天天过,阿彬仍然会打骂我。离得好远,安然洁白到可以去做广告的牙齿,大大的藏着笑的眼睛让我的心境舒缓了许多。

损伤,撕裂了我的心

那件事情之后我总是低着头,凡是有眼睛看过去,就会猜疑那人洞察了我的机密。对寒,我更是退避三舍。好在,寒再没纠缠。

每夜,恐惧和绝望都会从黑暗里伸出手来,紧紧扼住我的咽喉。我越来越明白本人的特别,越来越憎恶本人的特别。是的,我不再冰清玉洁了。

高中。大学。恋爱。只是牵手。我天性地回绝和男友身体的接触。内心的妨碍无法跨越。毕业后,自然各奔东西。

那时最怕见丁香。屡屡看着丁香笑颜如花,幸福无比,我的心会痛,痛到窒息。可我不能说,什么都不能说。丁香事业有成,孩子灵巧,自以为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,我怎能毁坏那幸福美满呢?

心境坏到绝望就去看书。已经读过一篇文章,说“损伤”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词,比恐惧还要恐惧万分的词,没有速度和方向,甚至没有面孔,你基本不晓得它会在哪一天,哪一时辰就分裂了你的内心……

哎,寒对我的损伤又何尝不是呢?可我不能损伤本人的姐姐啊!每天看似高兴的我,内心却早已千疮百孔。

宽容,让我深深打动

姣好的容貌,令人羡慕的职业,温顺的性情,任务后的我很快成了大家关怀的对象。他们为我张罗着终身大事。

看法了阿彬。阿彬家境清贫,只要寡母。我不厌弃。我欣赏他的上进,他的才气,他的文质彬彬。那个冬天,阿彬的爱让我如沐春风,致使当前的每个冬天都会想起那个“暖冬”。

心仍有千千结。其实,在风吹帘栊的刹那恍惚间,在半睡半醒之间,我很盼望能和阿彬地久天长朝朝暮暮相爱相守。可,我,还有这样的资历吗?还有爱和被爱的资历吗? 

情到浓处,阿彬吻我。躲开。那一幕模模糊糊却又清明晰晰地撞进我的脑海。

几度欲言又止。终于还是坦率:我并不是洁白女儿身。阿彬愣了愣,“玉莲,你这样的美女,大学有过同居阅历也是可以了解的。我不问过来。只需你的如今和未来。明白吗?”

那一霎时,我打动得一塌懵懂。我紧紧地环住他,以为环抱住了我终身一世的暖和。我不想再去说事情的始末试探他的宽容。由于,我通知他我非洁白已足矣。啊,从此,我要爱得豁达,亮堂,九曲柔肠……

失贞,是他心头永远的刺谁知幸福其实只是缄口不语的幻觉,蜜月还没完阿彬就一如既往。那天很不舒适,阿彬的亲戚邀我们吃饭,我说慢慢再去。未料阿彬竟怒发冲冠:你不给我面子!你真不是人!

天旋地转,我不置信一向温文尔雅那么爱我的他会口出此言。哭了良久,我决议原谅他。毕竟,他已经那样宽容地对我。

从此当前,打骂竟成了粗茶淡饭。我真的搞不懂,那么一个高素质的大本生,居然那么拙劣。

他的推搡耳光我尚且能忍,可他的咒骂就像一盆盆黝黑的污水,浇的我二心的冰凉。

罢!罢!嫁鸡随鸡吧。或许有了孩子就好了。孩子出生了,新的和平不可预期地离开。婆婆性情乖戾。我其实是一个特复杂的人,对婆婆的含沙射影通常会良久之后才明白。矛盾不时晋级。

其实我也感激婆婆,毕竟她为我们带孩子。于是百般讨好她,买她爱吃的水果、小吃。可气阿彬没有扮演好一个丈夫的角色,他为激化婆媳矛盾火上浇油。我的努力并没有改动什么。

婆婆很心疼阿彬,心疼到不辨是非。阿彬打我时,她会视而不见;我力排众议时,她甚至会叱骂阿彬能干……

日子一天天过,阿彬仍然会打骂我。我也终于明白,他那么要面子,他在乎的,在乎我的失贞。我之失贞于他,就像一根刺,深深地扎进他的心脏,时辰会随着他心脏的跳动安慰他。一段时日,必定火山迸发。

疑心,离婚成了必定 

08年的春天,当阿彬再次打我,绝望的我举起椅子,婆婆老鹰般展开双臂护在阿彬后面的时分,我绝望了:“阿彬,我们离婚好了……”

风吹得树叶哗哗地响,像是心碎的声响。其实离婚并非我所愿。阿彬不迸发的时分,对我也很好。记得有两年我忙任务,阿彬甚至把洗衣做饭全包揽了上去。于是,给他时机。

未料我不立即容许和好,他就去了能去的一切亲戚和冤家那儿罗列我的“罪行”。我开端疑心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我。

往事一幕幕。他翻看我的手机,对生疏的号码逐个讯问,对他以为略微“出格”的信息会让我解释。解释的轻描淡写,他说我敷衍;仔细解释,他就会想像出电视里“红杏出墙”的情节,重复纠缠,我真的心累,不被本人所爱的人信任,心累。

天不遂人愿,他也想让我们分开吗?阿彬不知从何处听来一个中学追我的女子发起了同窗聚会。他展开了丰厚的想象力,判定我们会旧情复燃,我不愿和他和好是由于我投入了我的同窗——一个有钱人的怀抱。于是他来我单位大闹。我们的“中国式离婚”落下了帷幕。

眼睛让我的心境舒缓了许多。

光阴,一去不回头

简直是净身出户。我变得夸夸其谈,忧郁每天准时报到。仿若夜里不曾出席的北极星光。夜,习气性地去搂儿子,空空的。心就是冰点,泪会夺眶而出。

两周后去接儿子。儿子愁眉紧蹙:“妈妈,爸爸和一个阿姨在一同。那个阿姨还带着小妹妹……”再后来,儿子说他们住在一同了。

“他们让我叫她妈妈。”儿子小声说。“叫了吗?”缄默了60多秒,小小的女子汉显然怕我伤心。迟踌躇疑:“叫了。”“叫吧。叫她妈妈,她会心疼你的。”

唉,流水将波去,潮水带星来。已经梦想着为了儿子,或许一切可以重头来过。光阴不可回转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寒找到我,说,假如可以,他宁愿和我隐居山野。我看着这个给我带来无量损伤的人,我不会让他如何,而他也终不会舍弃他的达官显贵。我的心境宁静,怜惜。叱咤风云又如何?妻贤惠无能子终于成龙又如何?我,难道不是他心上永远无法抹去的朱砂痣吗?

神伤,我真的很苦楚

前不久,冤家给我登了征婚广告。很多人发来短信,我置之不理。可安然不同,他打来电话,老冤家式的:“我是你安然哥。”我说,“打错了。”他笑,“没错。你不是玉莲吗?我看了你的征婚广告。我们见个面好吧?”

很欣赏他的联络方式,加之他的声响很有磁性,破天荒容许见面。

离得好远,安然洁白到可以去做广告的牙齿,大大的藏着笑的眼睛让我的心境舒缓了许多。

安然说,“我有婚姻。只想帮你从过来走出来,让你高兴。”

安然确实言出必行。和他在一同,我的心很恬然,安静。他总会想法逗我开心,他说:“你要多吃,不要做骨感美人。”他说,“我是上帝派来的天使,使命是要你高兴。”我仿若一个被宠的孩子。

久了,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。很可悲,我翻开紧闭的心门喜欢的却是一个有妇之夫。而他对我好,却总是说,“我和我老婆和你应该是‘三维一体’。”我的心就会绝望到极点。纵然爱,怎能沦为情人呢?可我仿佛很依赖安然,又不想放开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我真的很苦楚……唉,为什么这个冬天这么冷呢?

有一句禅诗,花未开全月未圆。我想对玉莲说,一切还有圆满的余地,且放下一切,扬眉淡笑,努力破茧而出,先做个身心安康高兴的男子,你生命中真正爱你的那个女子,一定会来牵你的手——这也是我对你的祝愿。



点击进入开始同城约泡 最快十分钟约泡成功!